關于我們

                              管理創新|以內循環為主體 打中長期持久戰

                              發布日期:2020-08-04 瀏覽次數:1344

                               

                                     年中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對國內國際的最新形勢及應對措施作出了清晰判斷,并決定于今年10月召開十九屆五中全會,研究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目標的建議?!爸虚L期”、“持久戰”、“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成為重要關鍵詞。

                                     我們遇到的很多問題是中長期的,必須從持久戰的角度加以認識,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得益于強有力的疫情防控,中國成為全球最早走出疫情的主要經濟體,經濟活動也在逐月好轉,但這并不意味著之后就是一條順暢的復蘇之路。我們面對的形勢不僅僅是復雜嚴峻,關鍵在于“不確定”,高層對此有著清醒的判斷,提示“很多問題是中長期的,必須從持久戰的角度加以認識?!?

                                     所謂中長期問題,指的不僅僅是疫情態勢,還包括內外經濟金融環境和外部政治環境。尤其是中美之間的矛盾,從開始的經貿沖突迅速擴展到現在的科技、金融等領域,成為中國經濟復蘇道路上最大的不穩定因素。此背景下,中央又一次重申“藥方”: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打通國內循環,需要構建完整的內需體系,推動全流程創新,發展數字經濟,果斷放水養魚,確保供需平衡,改善分配格局,大幅降低個人所得稅,打造新的經濟增長極,構建高標準的市場體系。

                                     打通國際循環,需要打造面向全球的高效的產業鏈、供應鏈,圍繞“一帶一路”規劃構建合作創新網絡,穩步降低關稅水平,積極參與國際經貿規則的談判與制定,推動對外開放朝著更高、更深、更廣的方向發展。

                                     為什么要“以國內大循環為主”?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盡管二季度我國出口數據體現出了很強的韌性,中國出口在全球市場所占份額大幅上升、并達到了歷史高點。但是疫情之下,全球市場萎縮速度較快,WTO預計全年世界貿易增速將縮水18.5%。在這種情況下,即便中國出口在全球的市場份額保持在歷史高位,也可能會面臨較大壓力。因此仍然要將總需求的重心放在國內。

                                     不過,“以國內大循環為主”不等于關起門來封閉運行。從國際循環視角來看,“暢通國內大循環”至少有兩個意義:一是以國內的復蘇繁榮推動國際經濟復蘇,二是通過發揮內需潛力,使國內市場和國際市場更好聯通,更好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實現更加強勁可持續的發展。

                                     談談“內循環”模式

                              在最近的企業家座談會上,領導人要求集中力量辦好自己的事,逐步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內循環”這個詞,正在被越來越多的人提起。

                                     在工業化高度發達的今天,從原材料的挖掘、提煉到中間商品,然后到最終人們可以在衣食住行中消費,往往都需要經過一系列長長的產業鏈的打磨。而消費完之后,人們得到了新的補充,就可以進行下一輪的生產;如此周而復始,就可以稱之為完成了一次循環。所謂內循環,就是整條產業鏈,包括消費端都在國境線之內。

                                     關于“內循環”的分析要點:

                                     一,“內循環”框架將深刻影響“十四五”期間的宏觀經濟。

                                     二,對比之前中國經濟“外循環”模式:世界工廠模式與中國經濟的起飛。

                                     三,“外循環”模式問題:(1)外貿依存度和波動性偏高;(2)處于分工和專業化下游容易被卡;(3)受要素成本和外需成長性約束;(4)成果融入在美元體系中。

                                     四,改變現有模式的機會:2011年以來全球貿易持續不振,中國對外依存度已經被動下降。

                                     五,改變現有模式的觸發因素:2018年以來外部發展環境的變化以及“持久戰”的判斷。

                                     六,理解可能包括以下四個方面:(1)降低“兩頭在外”的加工貿易比重;(2)出口過剩產能轉內銷;(3)形成一個內部分工和專業化的雁行模式;(4)強化全產業鏈特征。

                                     七,“內循環”的實質變化是從“出口-外匯-資本積累-城市化”變為“內需-國內統一市場-分配-擴大消費”和“產業鏈高級化-高附加值-全球分工”。

                                     八,內循環的關鍵攻堅點:一是消費量級的激發;二是產業鏈升級關鍵環節的突破。

                                     九,理解內循環的產業鏈影響,可以從劉鶴副總理“供給體系要優化”、“需求體系要升級”、“金融體系要適配”三個角度。


                              • 上一篇:無
                              • 下一篇:無
                              4d玉蒲团奶水都喷出来了